從活動回顧中看盲人的資訊環境


文/中華民國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 彭淑青

2002.8.26


  2002年七月底舉辦的第一屆全國視障電腦打字比賽,在台北市馬市長的頒獎中圓滿的落幕了,前瞻未來視障者的資訊路程,彷如一盞明燈悄悄亮起,但此燈光卻在一明一滅中有些憂慮。在媒體的披露下,許多人開始明白視障者可以從電腦共同參與這個社會,也能在職場發揮能力,每一年度,在媒體的協助推廣下,都是一個新的以及好的開始;實則這條科技資訊大道,在大家的努力下,已有相當程度的進度,然而在資訊環境的成長空間上,猶有一段艱辛要走。

  從本次比賽的設備談起,可粗略使一般人了解目前視障者的資訊環境,比賽之前,為了能夠找到足夠且穩定的電腦,的確令主辦單位傷透腦筋-這得從盲用電腦的特性說起:因至目前為止,主要的中文盲用系統仍建構在Dos環境下,筆記型電腦體積愈趨愈小,鍵盤的辨認度也隨之複雜,在必須外接鍵盤、而鍵盤又要在可正常接受六點同時輸入的特性下,愈來愈難「隨時隨地」在市面上就地裝配「現成的設備」。這使得盲用電腦使用者,希望在隨處使用電腦或網路的便利可能性已降至最低,前一時期所風行的便利商店型網咖,似乎從未吹進視障青少年的生活中。

  因此高科技的快速更迭,成為視障資訊人不定期的隱憂,一般人跟著系統的更新而學習尚且來不及,視障者追逐最新科技更加辛苦。多數的人相信高科技將縮短身心障礙者與一般人的資訊差距,殊不知只要科技中仍有一個環節無法突破,整個身心障礙的科技環境竟是遠遠地被拋在更遠的後方。有位從肯亞到美國學習視障科技的國小盲老師,在當地結束兩個月的學習後,站在結業典禮的講台上,語重心長地「對著高科技的美國」說:「等等我們!」因著科技與網路的超越發展,使得因科技帶領的資訊生活重重地將南非國家拋在後面,形成拉距更甚。前一年,這位肯亞老師所任教的學校才開始搬進第一部電腦,以供一般教師使用,這意思是當他習得電腦操作成功回國後,卻無盲用配備可供操作。

  為本次比賽負責測試機器的宇崝企業公司以及輔具服務員陳冠武(全盲),為檢測出穩定性高的電腦,在共同測試下淘汰了一部部不適用的筆記型電腦,將鍵盤一一配對,9篇比賽用文章逐一繕打,以力求設備的組合維持在最穩定品質。熟知決賽中突如其來的亂碼卻擾亂了比賽的結果:青年組選手劉子瑜憑著優異穩定的速度與能力,與母親鏗鏘、有默契的報讀聲,贏得了初賽冠軍的成績;然而就在決賽進行終止時,存檔後,竟發生了文章內容變成亂碼的異象。現場試務人員忙成一團——在原機找不到異狀,又加上比賽持續進行,因此在例行的磁片拷貝後,至另一備用電腦試圖發現原因,最後,卻在工程人員也束手無策的情況下,產生了比賽的遺憾。由於這是視障界第一次舉辦電腦打字性質的比賽,突來的狀況讓工作人員不知所措,也不如何應變,當時在流程緊湊、又尚未查到原因的狀況下,根本不敢做任何的決策;賽後雖然積極進行一週的軟硬體調查、還原該機裝備再行打字測試,卻已經無法還原比賽當日的情景了。也許就在猜測中,這無法偵得原因是因為硬碟某個磁軌的損壞或自動儲存時的磁區所造成,然而在這次的比賽中,卻不得不讓該名選手與工作人員留下難忘的記憶。為了減低人為的錯失而完全相信電腦,現在卻因為電腦某些因素的不可測而不得不敗在它的手裡……然而,相類似的情形也曾出現在諮詢維修人員與使用者的對話中:

  使用者:「我姪兒幫我組裝了一部電腦,可是當接上盲用系統後,卻不能動了。」

  當諮詢人員與工程師測出其電腦的裝配後,往往得到與其他使用者相同的答案:

  「恭喜你,你擁有現今最高級的電腦配備,可是……」

  這一類的問答層出不窮,初初使用中文盲用系統的人總是被太高檔的配備擾亂得不知該如何是好。這好比另一位視障者的問題:

  「我借了一部筆記型電腦,請幫我安裝盲用系統。」

  系統安裝沒有問題,可是當仔細檢查這款輕盈無比的筆記型電腦後,外接鍵盤的孔哪兒去了呢?隨插即用的USB裝置方便無比,但同時也讓Dos使用者產生無法驅動的問題,於是一個個的問號來了:

  「我需要的訊號接頭怎麼一個個消失了呢?!」

  「職務再設計」的過程中我們同樣收到相同的訊息:在台北市勞工局的美意支持下,一位眼盲的主管人員得以補助一部筆記型電腦,以方便四處進行簡報用。勞工局的承辦人員看見這部筆記型電腦時,卻訝異的問道:「為什麼這麼重呢?」市面上不是有輕便、小型的機種嗎?是啊,輕便到只有USB插槽而DOS無法驅動……,中文倚天必須存在,記憶體的分享必得足夠才能讓盲用系統動得了呀……。所以,這個美意在科技的路途上仍是「沈重」的,需要一點時間以及更多的突破。

  這些莫須有、不該存在的問題為什麼依然存在?一般人可能都會發出這樣的疑問:這難道不是現在研發人員應該解決的問題嗎?當然,使用漢字系統國家的盲用電腦工程師們,無不努力地解決這個問題,然而,無可否認的,儘管工程師是如此地努力,西方所帶領的科技發展卻是更加迅速,因此「追逐」才是國內目前的寫照,這也是視障者科技環境所遭遇的無奈。

  我們相信,未來幾年內,科技的問題在國人的努力下必能迎刃而解,屆時得讓我們拭目以待視障者與資訊積極互動後的前景。透過本次活動,我們發現許多應用盲用電腦的佼佼者,而對於科技工具所帶來的便利,他們持有怎樣的期許?在他們與電腦之間,又是存在著怎樣的關係的。

  從本次比賽結果前五名優勝中,我們發現打字成績在400字(5分鐘)以上者,足足佔了7人次(3組共15人),這雖是一個基礎技能的比賽,但參予比賽的75名選手,其實個個都是在網路上馳騁的能手,即便他們的職業與電腦並無直接相關,但是在生活或職業範圍內,卻不能與電腦有絕對的分割。

  成年組冠軍胡清祥,現在仍就讀於文化大學音樂系,透過網路,書信往返與聊天早已是家常便飯,對於未來,也希望能夠有機會從事點譯工作,為盲人的點字出版工作效力。對於季軍林家鴻而言,點譯工作並不在他的人生規劃內,就讀於台灣師範大學特教系四年級,面對畢業後即將面臨就業壓力的他來說,最想做的工作還是教職。由於接觸電腦時間長,現在也擔任盲人的個別化電腦教師:「不管是工作、生活或者是課業,電腦在我生活中是最重要的。」他同時也建議全盲的孩子愈早接觸電腦愈好:「有了主動搜尋資訊的能力,未來資訊的收穫就差別很大!」說完,林家鴻繼續在網路上閱讀英文報紙,那幾乎已經是他每日的功課了。殿軍藍介洲就讀於台灣大學社會工作研究所,同時是台北市社會福利服務單位的專業督導,平時記事與網際網路的應用均透過電腦,為了攜帶方便,他也同時擁有行動打字機,以方便隨時記錄。

  青年組初賽冠軍劉子瑜就讀於五常國中,因為決賽文章無故出現亂碼無法計算分數,而失去展現實力機會的他,其實擁有初賽447字的高標水準。對經常參與鋼琴比賽奪魁的他而言,生活的興趣實在是太多樣。將升上高中的他,對於未來還沒有特殊的想法,因為生活的忙碌,只能讓他先把重心放在眼前:因為母親曾經擔任過國文老師,使得他在成長過程中,對於中國方言及每個國家的標準語言有著無比的興趣,觀察大陸節目以瞭解各地方言,是他獲得資訊的其中一個管道。父母雖然是最主要的資訊來源,但有時候因為家人忙碌,無法專心回答他提出的「怪問題」,他會藉著上網找到資訊來源。例如蝙蝠網站(註)的討論區與研討區,都是他常去的地方。因為如此,藉著主動搜尋,「青少年問題」、「心理學」等有興趣的題目,在不同階段成為他的興趣話題,同時發掘並開拓了自我生活的廣度。

  許多視障者逢就業年齡,社會壓力變得格外沈重,如果科技能帶來資訊的能量,也必能使其發揮應用在職場。未來,我們更期望能針對成年組部分,繼續延伸活動專題,並追蹤資訊應用突破情形與發展狀況!電腦深入使用者的生活已經不容置疑,對於青少年,是課業與生活、知識的汲取利器,對於成年者,則是銜接職務的重要工具;接下來的課題,是解決因數位落差引起的資訊環境變異問題,科技應該讓資訊變得更輕易獲取--這是視障者的權利,也是社會服務應盡的義務。


註:蝙蝠網站(telnet://bat.batol.net)是淡江盲生資源中心所架設的BBS網站,沒有圖片等多媒體障礙。目前BBS介面是盲人最暢行無阻的網路系統。

(編按:此活動為「快打旋風」——第一屆全國視障電腦keyin大賽,於2002年7月20日舉行。)


回經驗分享 回首頁

開拓文教基金會 蕃薯藤ぽ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2 WOFD, FRONTIER, YAM. All Rights Reserved.
星座網 HerCafe 小蕃薯 理財網 新聞網 網托邦 蕃薯藤 回殘服網首頁 寫信給站長